课堂上搞

发布于:2020-10-19


“丁零零……”闹钟的声音划破了我的梦境,靠!昨天晚上又打飞机了!望着床单上的一片精斑我无可奈何的摇摇头,谁叫我现在是性欲最旺盛的19岁呢? 我挠了挠头,环顾了一下四周——凌乱的被褥上扔着好几本《花花公子》、《阁楼返反正老爸老妈都在国外,每年只回来两次,我只需要在他们回来的两周时间内表现成一个纯情小男人,其余的时候完全自由!他们出国前,本来是雇佣了一个老妈子服侍我的起居,但是我嫌她又老